第262章 ag正规网站

上一章
安卓下载中心
返回目录
    功能综合
    下一章
    官方免费下载
    加入书架
    官方版升级版
    于是我反其道而行之,挖苦她道:“切,还泡你呢,你也不看看你,那地方平的跟飞机场一样,泡你哪里啊?”小美女一听急了,朝我翻了个白眼,气呼呼的道:“你……你个臭坏蛋,我,我哪里像飞机场啦?算没她们的大,过两年不能赶了呀。”

    我笑了一下,假装没听清楚,淡淡的问道:“美女,你说什么?”她几乎是趴在我肩膀,嘴唇贴着我的耳朵,道:“你手机号是多少呀,改天有时间一起聊聊好吗?”

    丫的,真是傻叉!我心里暗自骂着自己。“我有身份证。”?小美女一脸醉态的拉开肩挎着的皮包,摸出了身份证递给了我。

    她此时正面临着一个重要选择,是继续经营下去,还是关门转让,这是一个极难的命题,之所以和我商量想去珠城试试,也是抱着最后一线希望,心里其实还是没底。

    宋嘉琪点点头,眼波里满是温柔,笑盈盈地感慨道:“时间过的可真快,当初那个跟在我身后打转的小家伙,居然一下子长大了,都已经可以帮姐姐出谋划策了呢。”

    我扫了一眼身份证,穆婷婷,居然才十七岁!我暗自窃喜,这次赚到了,泡了个这么水嫩的小美女,虽说除了长相清秀甜美,身材曲线的还没多大看头,但胜在年轻水灵啊。

    听到屋里面两人的对话,我大吃一惊,下意识的后退一步,旋即发出一声苦笑。这几年我假期回家,偶尔听见宋叔叔和英阿姨嘀咕,说方正源和宋嘉琪之间争吵最多的事情是孩子,其次是方正源逐渐有点嗜赌成性,这几乎成了两人最大的心病。

    我来劲儿了,揽着她背部的手慢慢滑向了她纤细的腰部,因为小美女被我架着,衣服朝挤在了一起,我很顺利的摸到了她那细嫩丝滑的肌肤,感觉像摸到了电源一样,一股麻酥酥的感觉,从指间登时传遍了全身。

    “切,谁和你聊呀!还不是想泡我!”小美女居然一眼看穿了我的花花肠子,搞的我登时无语,喝了口闷酒,我心想这样不行,这小辣椒有点公主病,不能宠着她,要不然,她能天了。

    女侍应大概还不死心,又朝我身边挤了挤,在我肩膀已经能清晰的感觉到那沉甸甸的玉兔,浑身一阵麻酥时,耳畔忽的一热,女侍应朝我耳朵吹了口气,咯咯一笑,嗲声嗲气的问道:“帅哥,手机号多少呀?”

    穆婉兰收敛了妩媚的神情,微微一笑,谦虚的说道:“厉害什么呀,也运气好一点,以后认识了,你别叫我穆总了,太俗,叫我兰姐吧,我爱听。”我腼腆的笑了笑,和兰姐这么算是认识了。

    我吓了一跳,目瞪口呆的看了她一会儿,没想到现在的小姑娘居然这么厉害,随即开玩笑的道:“你不怕我的酒里下药啊?”小美女已经脸色微红,眼神都有点飘忽了,说道:“切,谁怕谁呀,我才不怕你呢!来,有本事我们俩来喝呀,看看谁怕谁。”

    意识到她对自己并没有心理的防备之后,我心里不由得乐了起来,我觉得这个时候张晓芬的举动,起码说明了在她的心里,对我的接受程度远不止于用胳膊摩擦她的大白.兔。

    点了支烟,沉思良久,我的心情终于平复下来,忽然叹了口气,轻轻摇头,甚至有些哭笑不得。自己怎么会有这种荒诞的念头?对于我而言,宋嘉琪一直都是姐姐的角色,当初嘉琪姐结婚时,我也只是郁闷了一阵子,也未见得有多么的伤心,为何听到他们两人今天的争吵,反而会有些心绪不宁了呢?

    宋嘉琪这时才反应过来,笑了笑,道:“小泉,你先进来坐一下,等我和你方哥换件衣服走,爸妈在家等你吃饭都等急了呢,都打几次电话问你了。”我稍一犹豫,摆了摆手,轻声道:“不坐了,你们换衣服吧,我先把行李放回屋子里。”

    靠在椅子喘了几口气,高启荣道:“小叶啊,前几天,我们几个局领导在你来之前商议了一下,你暂时为我服务一段时间,你看如何啊?”我这新来的小兵哪敢有啥意见,还不是领导说什么是什么,于是我赶忙满脸微笑,点着头道:“好的,高局长,我个人没什么意见,听领导的。”

    “切,谁和你聊呀!还不是想泡我!”小美女居然一眼看穿了我的花花肠子,搞的我登时无语,喝了口闷酒,我心想这样不行,这小辣椒有点公主病,不能宠着她,要不然,她能天了。

    我扶着有点摇摇晃晃的高局走到他办公室门前,他对着电话笑眯眯的说道:“那这么说,待会来我办公室啊,我等你。”高启荣挂了电话,手握住门把手的时候才斜眼望着我,闭了一下眼睛,让自己清醒了一下,有点醉呼呼的问:“小伙子,你是哪个部门的呀?”

    丫的,真是傻叉!我心里暗自骂着自己。“我有身份证。”?小美女一脸醉态的拉开肩挎着的皮包,摸出了身份证递给了我。

    她只是担心邻居知道,嘿嘿,我心里愈发笃定张晓芬对我有意思,点头敷衍道:“好,听你的,咱们好好烧菜,不闹了。”忍了几分钟之后,我拿手在她的肩膀轻轻揉了揉,低声的道:“晓芬姐,你这颠勺子的手法不对,你教你好吗?”

    于是我反其道而行之,挖苦她道:“切,还泡你呢,你也不看看你,那地方平的跟飞机场一样,泡你哪里啊?”小美女一听急了,朝我翻了个白眼,气呼呼的道:“你……你个臭坏蛋,我,我哪里像飞机场啦?算没她们的大,过两年不能赶了呀。”

    穆婉兰收敛了妩媚的神情,微微一笑,谦虚的说道:“厉害什么呀,也运气好一点,以后认识了,你别叫我穆总了,太俗,叫我兰姐吧,我爱听。”我腼腆的笑了笑,和兰姐这么算是认识了。

    轻轻带房门,宋嘉琪神色黯淡了下来,眉宇之间,满是烦恼之色。而方正源则若有所思地道:“嘉琪,我觉得小泉应该是听到我们之间的话了。”

    “方正源,你疯了是吧?亏你一个大男人,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,我告诉你,我宋嘉琪不是那样轻浮的女人,你以后休想打这种主意,我绝对不会干那样的事情。”宋嘉琪显然是气坏了,嗓音尖细,声音似乎在微微发抖。

    女侍应给我拿来酒,兑好雪碧,朝我抛了个媚眼,笑吟吟的说道:“帅哥,请慢用。”我扭头看了她一眼,见不是我喜欢的类型,笑了笑,没搭理她。

    听我这样一问,张晓芬的柳眉蹙了起来,表情登时有点阴沉,愣怔了片刻,垂下头,小声说道:“他前年……去坐牢,我们离婚了。”

    电梯到了楼层,我扶着她找到房间,打开门之后,将她放在了床,解开衣服全部的衣扣,轻轻向下一拉,露出半截白生生的身子,那种感觉,像是轻轻剥开一段鲜嫩的小葱。

    宋嘉琪吓了一大跳,指尖一抖,手里的茶杯险些掉落,她立刻没了主意,神色慌张地道:“怎么可能?不会吧,他……爸妈……他们要是知道了,我可怎么做人呀,唉!”

    也许是红颜祸水,在家人庆贺我得了科状元那天,发生了一件影响我一生的大事。那天晚,在饭店吃了顿丰盛的酒席后,嘉琪姐去托运站拿包裹,我将酒喝多了的英阿姨和宋叔叔送回家后,骑自行车,赶去托运站接她。

    为了经营这家小服装店,宋嘉琪将所赚的钱几乎全部投入进去,加现在做的人多了,竞争压力逐渐变大,前途可谓黯淡无光,看不到任何希望。

    我嗯了一声,抱着这具娇美的身子,心欢喜,双手在她光滑细嫩的后背摸来摸去,在温柔的游弋之,张晓芬的身子渐渐变得酥软下来。不知不觉,她的眸子静静地注视着我的脸颊,轻轻吹了一口兰气,咯咯地笑了起来。

    我笑了笑,道,“嘉琪姐,乐观一些,不到最后关头,绝不能轻言放弃。”宋嘉琪被我的情绪感染,展颜一笑,道:“好的,我决不放弃。”我竖起拇指,笑着道:“不错,这才是我心目的女强人,没有自信,哪能成功?”

    资源管理局在青阳市算是一个不错的单位,离家也不远,坐公交车的话,差不多二十分钟到了。今天是第一天报到,我打扮的较为正式,特意换下T恤,找了一件平时很少穿的白衬衣,配了一条藏青色的西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