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5章 足彩线上买线下取票

上一章
日志计划
返回目录
优势升级版
下一章
最新客户端
加入书架
平台app下载
刚参加工作的这段时期,我感觉是紧张又带着一丝悠闲的日子,时间过得很快,转眼间,进入资源局工作已经快一个月了。

我笑了笑,凑到她的耳边,盯着那白腻秀直的脖颈,悄声的道:“这你还不懂?女人漂亮是优势啊,无论做什么,都一般人成功的更快!”“臭小子,别胡说!”

我笑着朝她走过去,张晓芬更是一脸期待的看着我,或许是因为在单位库房偷.情的紧张,她的喉咙动了一下,明显像是咽了口唾沫。

我坐下之后,笑着说道:“尚市长,您太客气了,我不过是平时喜欢阅读这些闲书,读的多了,有时候自己难免瞎琢磨一番,正巧碰到农机厂搞意见征集工作,所以我才试了一下。”

我摸着下颌,偷瞄着她那饱满的玉兔,嘿嘿一笑,道:“有些机会,嗯!是要靠自己创造的。”“神经!”.宋嘉琪白了我一眼,没有再刨根问底,而是摆弄着一件漂亮的粉红色小褂,轻声的道:“款式真的不错,做工也精细,下次,我也要进点同样的衣物,肯定很好卖。”

宋嘉琪的身材极好,是好的衣服架子,任何衣服到了她的身,都显得别有风情,把女人的性.感与妩媚,诠释的淋漓尽致。很多时候,看得店员和周围那些顾客的眼睛都直了,但她却偏偏没买的意思,而是拉着我又去另外一家店,继续试衣服,当起了免费的服装模特……

尚庭松展颜一笑,望着我赞不绝口,随即取出名片递给了我,微笑着道:“叶庆泉同志,你很好,是个相当不错的苗子,这是我的名片,以后遇到什么难处,可以随时和我联系。”“谢谢尚市长。”

特别是晚喝了些酒,她现在浑身感觉不舒服,好像有千万只蚂蚁在身爬一样,那私密的地方更是痒难忍,搞的她有点心慌意乱,一只手不由自主顺着小腹滑到了下面……

刘先华抬手示意,又将电话接起,听到电话那头尚庭松的声音,也有些慌了手脚,焦急地问道:“尚市长,您有什么指示吗?”尚庭松此时心情大好,笑呵呵地道:“老刘啊,也没什么大事,是问问你午有没有时间,一起在外面吃顿饭。”

我慌忙举起了双手,笑着道:“嘉琪姐,你别生气,下不为例好了,咱们这出发吧!”“去,到楼下等着我。”宋嘉琪白了我一眼,拂了下凌乱的秀发,这才恨恨地走出了房间。

“这……不太好吧?”周恒阳苦笑一声,看了眼刘先华,见对方神态自若,只得转身离开。刘先华拿起杯子,喝了口茶水,叹息道:“市领导还真是闲的慌,三天两头往这边跑,这样折腾下去,可不是办法!”

周恒阳却摇了摇头,皱眉道:“面也很复杂,那么多领导,未必都是想唱一个调子,要是有人利用这个做章,也很容易的。”

我挺喜欢这小少丨妇丨羞怯怯的小模样,呵呵笑了起来,反正时间还早,我一伸胳膊,准备掏支香烟出来抽。

十多分钟之后,雕花的欧式大床晃动得更加厉害,被子踢开了一角,一条白生生的美腿露了出来,在床单蹬了几下后,又陡然勾了回去,紧接着,脚面忽然绷直,在一阵痉挛,那几根小巧白.嫩的脚趾都在打着颤,锦被里传出一声媚到骨子里的娇呼:“不要,停下!”

第二天午,副厂长周恒阳急匆匆地推门进来,将一份青阳晨报放到刘先华的面前,焦急地道:“老刘,你快看看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我心里大汗!像咱这种初出茅庐的菜鸟,还是别在她这种老江湖面前玩心眼,人家敢情早看穿俺心里的花花肠子了。

女人有时候也会寂寞,尤其是像她这样三十多岁的单身女人,有时候半夜躺在床,感觉身边空落落的,真想有个结实宽厚的胸膛躺进去。

刘先华摆了摆手,轻声道:“未必,过冬要有资金才成,不然资金链断裂,倒得更快。”周恒阳冷笑了一下,皱眉道:“老刘,我看了这份报纸,肺都快气炸了,你还真能沉得住气,尽往好的方面想。”

尚庭松哈哈一笑,摆手道:“小叶,你过谦了。”“过分的谦虚,可等于是骄傲了啊!”刘先华端起酒杯,笑吟吟地道:“来,叶庆泉,我敬你一杯。”

车人不多,但没有座位,宋嘉琪买了两张票后,见周围那些男人的目光都扫过来,不好意思站在前面,拉着我走到车厢的最后面,那里还松快一些,只是摇晃得太厉害。

宋嘉琪娇.喘吁吁,伸出一双白.嫩的小手,努力推着我,结结巴巴地道:“来找你逛街,顺便买点好吃的,给妈送过去。臭小子!快别闹了,衣服都弄皱了呢。”

“没,呃!没有……不敢……”我毕竟是第一次和像穆婉兰这样的富婆打交道,对方这种大方的言谈让我不免有点惴惴不安,心里暗自盘算着,她是不是在勾.引我呢?

女人有时候也会寂寞,尤其是像她这样三十多岁的单身女人,有时候半夜躺在床,感觉身边空落落的,真想有个结实宽厚的胸膛躺进去。

尚庭松笑笑,点了点头,道:“是啊,任务非常艰巨,农机厂的试点能否成功,事关我市国企改革的成败,不过,市里面对你们有信心,老刘,你可别让我们失望啊。”

杨浩下了车子,挽着一位年妇人的胳膊,抬腿往旁边的商场里面走。不经意间,隔着透明的玻璃橱窗,两人四目相对,杨浩神色微变,立时停下脚步,之后视线又落在宋嘉琪的身,眼闪过一抹惊艳之色,随即冷哼一声,扭头离开。

宋嘉琪睁大了眼睛,有些不信地道:“那些当官的,平时都在政府大院里面班,咱们这些普通老百姓很难接触到,你怎么会有机会偶然认识呢?”

她羞涩的微微垂头,接着又挑起眼睑,偷偷看了我一眼,羞怯的说道:“还好,你呢?”我呵呵一笑,说道:“不怎么好。”张晓芬抬起头,好的问道:“为什么呀?”

这对自己倒是个不错的选择,我非常清楚,从政之路,是标准的金字塔形式,越往路越难走,在官场没有靠山,缺少足够的政治资源,以至于和竞争对手角力时,处处受制,始终处于下风。

恰在这时,床头柜的手机不合时宜地震动起来,伴着嗡嗡的震动声,里面传出悦耳的童音:“雅咩蝶,雅咩蝶,雅咩蝶……”

情.欲仿佛灯芯,一旦点燃,无法轻易熄灭,我把怀的美人抵在墙壁,疯狂地揉.搓着,看着她娇羞无限的模样,脑子‘嗡’的一声,瞬间变得一片空白,双手忍不住溜到她的腰胯边,揽着她的小蛮腰,一把将她打横抱了起来,

张晓芬脸红得更加厉害了,显得娇艳异常,在对方热烈的拥吻下,感到有些眩晕,她忙伸出双臂,勾住了叶庆泉的脖子,递过香.舌,温柔地回应着,一时间娇.喘连连,硕大的酥胸起伏不定。

“那个人眼神有些怪,小泉,你们认识?”宋嘉琪有所察觉,蹙起秀眉,小声问道。“认识,是我一个同事,不过,相处得不太好。”我淡淡一笑,转过身子,把事情的经过略微说了一遍。

这对自己倒是个不错的选择,我非常清楚,从政之路,是标准的金字塔形式,越往路越难走,在官场没有靠山,缺少足够的政治资源,以至于和竞争对手角力时,处处受制,始终处于下风。